部隊集體開拔,軍長眼淚奪眶而出

發布日期:2017-05-31 瀏覽次數:959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自“脖子以下”改革開始以來,部隊移防的消息已經放出不少。原第27集團軍由冀入晉后,一條條鋼鐵長龍紛紛在中國地圖上畫起一道道箭頭。


說到“移防”,這是個頗具動態感的詞語,也因此更能形象地體現“脖子以下”軍改的進行狀態。截至目前,哪些部隊已經移防?移防怎么個移法?賬面上的錢怎么辦?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這次就來系統地說一說。


陸軍某團先后移防九省一市


前不久,軍報上刊登了一篇帶著孩子“移防”的報道。



這位軍人母親閆瓊來自原第47集團軍某部財務處,丈夫也是一名軍人,常年在大漠執行航天發射任務,女兒依依剛剛1歲多。改革展開后,閆瓊所在單位面臨分流重組,她接到去新單位報到的通知,最后選擇帶著孩子從繁華都市移防到自然條件艱苦的地區。


“移防”這事兒,古已有之,一樣的離別苦澀,一樣的俠骨柔腸。


公元前68年,漢侍郎鄭吉率兵遠離中原,奔赴西域的車師(今吐魯番盆地)屯田,也就是人們現在說的“異地移防”。


隨著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全面啟動,在這次被稱為“脖子以下”的改革中,這樣的故事不少,閆瓊是萬千軍人中的一名。不少部隊將面臨重組、轉隸、撤銷,許多官兵將面臨分流、轉崗、退役。


其實,異地移防早在“脖子以上”改革時就已經有了先例:按照習主席和中央軍委命令,2015年12月,原陸軍第27集團軍從河北移防山西,成為全軍第一個因改革而進行調整部署的軍級單位。


再如,東部戰區陸軍某團先后經歷9次編制調整,轉戰移防九省一市,有的干部一夜之間成了戰士,不少官兵提前轉業復員。這個團先后參加過夜襲陽明堡、決戰孟良崮、解放上海等300余場戰役戰斗,殲敵6萬余人。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西部戰區空軍某導彈旅。


移防常伴有裝備換新


整建制地移防場面非常壯觀,人與裝備整齊行進。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總結了一下,移防基本分為“接命令”,“清理和準備”、“老營盤告別儀式”,“離開駐地”幾個步驟。


軍媒對于原27集團軍的移防過程進行了最為詳盡的描繪。


2015年12月2日,一紙命令傳來:第27集團軍領導機關和直屬分隊移防山西,限2016年1月5日前騰空營區,交給新成立的陸軍某部。


2015年12月27日,是最后一批人員裝備離開駐地的日子。報道中有一個細節讓政知君頗為深刻:跑步出列的那一刻,軍長薛愛國覺得自己的雙腿格外沉重,“首長同志,陸軍第27集團軍向新營區機動前準備完畢,請指示!”


“出發!”專門趕來送行的時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鄭傳福話音剛落,薛愛國的眼淚便奪眶而出。這淚水,是對相守46年駐地的依依不舍。


當日7時27分,隨著第一輛車駛出營區,一條鋼鐵長龍蜿蜒向西,朝著幾百公里外的晉中某地駛去。


《再見,親愛的老營盤——西部戰區空軍某導彈旅移防紀事》一文則講述了空軍某旅從關中沃土移防到數千公里外大漠邊疆的細節。這次移防過程中,該旅淘汰了舊裝備,新裝備列裝。戰士們向舊裝備舉行告別儀式,這些裝備將不與他們共同移防到新的駐地。


移防出發前,該旅官兵整齊列隊向舊裝備告別


軍報報道稱,在今年調整組建初期,報名“留守”的人數竟不足“應留人數”的60%。當得知新“移防換裝”后,“換羽高飛”的做法激勵了官兵。面對現實問題,不少官兵毅然做出了決定,將家當處理、送妻兒回鄉、將父母托付親朋。


4月27日,一名戰士告別老營房


一筆余款和一支保障隊


部隊移防到底該搬什么,給其他進駐的部隊留什么?這些內容在移防命令中并未被嚴格明確。


在原第27集團軍搬遷前,集團軍戶頭上有一筆5100多萬元的余款,這是上級下撥的營房防震加固專項經費。軍報報道稱,照理說,上級機關撤銷了,部隊移防了,這錢也可跟著走。但黨委一班人分析認為,新組建的陸軍某部可能更急需,便分文不少地移交了。


為了給陸軍某部交一本“明白賬”,該集團軍在移防前進行了一次全摸底——集團軍組織專人對營院143棟營房、31000多件營產營具、2673件裝備器材等反復核實,逐類登記造冊。


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還為陸軍某部留下了一支400余人的保障隊,涵蓋值班、政工、勤務、醫療、生活各個方面,召之即來、來之能戰,加班加點、再苦再累也無怨無悔。為了給陸軍某部機關移交一座干凈整潔的營院,他們進行了最后一次衛生大清掃,光是樹葉就運走127車,還按每車40元付了環保費。


在一個位置“不挪窩”很難再出現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不可否認的是,每一名涉及到異地移防的軍人都會面臨不少現實困難。如果了解更多軍人家庭里的故事,就會感到移防殘酷的一面,移防很可能意味著,與熟悉的生活環境和戰友,與剛剛調試好的生存狀態,與昨日聚齊的家人分離。


在這種情況下,來自軍地兩方的保障工作就顯得十分必要。


原第27集團軍移防前,移防地的政府機關先后數次召開軍地聯席會議,解決了戰備訓練保障、市政基礎保障、交通出行保障等5個方面17個問題,并且在去年3月初就安置近30名隨軍家屬就業和18名子女入學。


桂林聯勤保障中心主動靠前與面臨調整部署的體系部隊對接需求,組織所屬軍需倉庫加緊物資供應,確保夏季被裝提前發放到位,為部隊下步調整做好準備。


軍報評論稱,在這輪調整之深、轉型之難、任務之重前所未有的改革中,我軍將向著精干化、一體化、小型化、模塊化、多能化的方向轉型重塑,與打仗要求不相符合的瓶瓶罐罐將被打破。


從大趨勢上講,要在部隊有發展、有上升,對于一線作戰部隊、邊遠艱苦地區的任職和執行大項任務的經歷都會有更嚴苛的要求。在一個單位、一個位置“不挪窩”,那樣的情況將很難再出現。



在線客服

張經理

黃經理

咨詢電話:
13855167006
15055169553
YY11111111少妇电影院光屁股-黑人太大太长疼死我了-青青草在久久免费久久免费-亚洲国产精品A一区